|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社會調查 > 事件揭秘 > 閱讀信息
羅思義:與特朗普的經濟持久戰,中國最具有殺傷力的武器是什么?
點擊:  作者:羅思義    來源:昆侖策網【作者授權】  發布時間:2019-06-06 10:29:30

 

1.webp (7).jpg

習近平在于都縣參觀中央紅軍長征出發地紀念館(圖片來源:新華網)

 

“至少有其他兩個組織對美國金融市場的影響力大于白宮——美聯儲和中國共產黨。特朗普不能直接控制它們中的任意一個。”

 

這一直白的分析出自西方最資深、最嚴謹的金融專家之一、彭博社高級編輯和英國《金融時報》前首席評論員約翰·奧瑟斯(John Authers)。這段話概括了美國總統特朗普所面臨的經濟和政治問題。如下文所示,它還概述了中美各自在貿易戰中的相對優勢,點明了美國政府攻擊中國的策略,斷言了唯一可以防止特朗普政府實現其阻撓中國發展目標的政策。

 

約翰·奧瑟斯對美國金融市場和政策的分析,有力地印證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在于都縣的重要講話——中國必須自力更生,應對美國政府阻止中國實現繁榮和民族復興的企圖。

 

在中美這場貿易/經濟戰爭中,中國自身的處境固然是最重要的,但中國能否準確預判美國下一步所采取的行動也很重要。這就引出了本文的主題——為何特朗普政府拒絕接受與中國的“雙贏”關系,以及特朗普政府選擇“雙輸”邏輯的必然結果是什么

 

這樣的分析反過來表明,中國將中美貿易戰與“長征”或“持久戰”做對比,不是簡簡單單運用修辭學的隱喻或是僅僅體現對于中國共產黨歷史傳統的繼承,而是為我們理解當前形勢提供了準確的框架。

 

當然,區別在于,這是一場經濟戰爭,而非軍事戰爭。因此,斗爭武器也有所不同。這就有必要分析美國最敏感的痛點是什么,中國最具殺傷力的武器是什么。反之,對美國經濟形勢的考察,可以充分印證對中國所面臨形勢的分析,以及中國不同社會階層對當前中美摩擦的反應。

 

中國“示弱”能換來憐憫嗎?

 

就中美貿易戰中國方面的反應而言,人大重陽研金融究院執行院長王文就中國不同社會階層對特朗普政府“經濟侵略”的反應,進行了極為正確的分析。王文在其題為《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的文章中指出:

“絕大多數普通民眾都高度擁護國家對美國霸凌主義行徑的反制政策,當下的恐美情緒主要存在于部分社會精英層中。

 

比如,在微信、微博、新媒體及坊間、飯局中,常常會出現一些言論、段子、漫畫、數據甚至一些傳言、謠言,論證中國反擊措施的無理,歪曲中國斗而不破的立場,描述中國正在惡化的現狀,勾勒中國終將失敗的未來。還有一些人片面采用一些數據與事例,夸大美國經濟增長的強勁,美化美國資本市場的穩健,虛構美國與國際盟友們的團結,編造美國社會精英的友善。”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表現以及操縱特朗普政府的各種勢力的所作所為,從外部充分印證了王文對中國國內形勢的分析——中國任何寄希望美國“憐憫”的示弱,都只會換來美國加大對中國的攻擊。

 

特朗普的軟肋——選舉和金融

 

任何對美國形勢的分析,都不能忽視特朗普面臨的最重要的日子——2020年11月3日(下一屆美國總統大選日)。確保連任是他的至高目標,并因此決定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為此,三個時間框架至關重要。

 

1. 金融市場事件的影響,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在某些情況下是分鐘/小時,幾乎總是在幾天到幾個月內產生強烈影響。

 

2. 2019年到2020年美國經濟增長將放緩,這必然是影響特朗普2020年連任的負面因素。經濟增長放緩會與美國消費稅政策產生的不利影響相互作用,導致諸如消費品價格上漲和農產品價格下跌。(我的新書《別誤讀中國經濟》詳細分析了2019-2020年美國經濟放緩的原因)

 

3. 試圖通過強迫或者忽悠中國放棄社會主義發展道路,從而減緩中國中長期經濟增速。這也會導致中國的經濟活力在中短期內減弱,從而降低中國對他國的吸引力,以此削弱中國在貿易戰中與他別國的同盟關系。

 

這三個時間框架印證了一個基本事實——盡管中國與大多數國家,甚至與一些美國前總統,都可以建立雙贏關系,但特朗普政府是個例外。這是因為特朗普政府已經用事實承認,其政策給美國經濟施加的痛苦將會讓美國成為輸家,而他們現在所作的只是試圖努力確保中國比美國輸得更多。

 

特朗普政府最近宣布向美國農民提供160億美元援助的計劃,以補償他們因美中關稅戰升級所遭受的損失。但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認識到,美國農民的救濟金是由其他美國納稅人買單。正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

“有人認為墨西哥應該支付隔離墻費用,但事實并非如此,現在有人覺得中國應該支付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拯救美國農民的計劃。當然,這兩種說法都不是真的。”

 

1.webp (9).jpg

特朗普在白宮辦公室接見美國農民代表(圖片來源:IC photo)

 

來自權威的西方經濟研究機構牛津經濟研究院(該機構與中國并無聯系)的數據顯示,特朗普關稅影響更多的是美國民眾:

“中國制造業降低了美國消費品價格,抑制通貨膨脹,讓美國消費者的錢包更充裕……與中國的貿易可令美國家庭一年節省850美元。”

 

考慮到對全球經濟,包括美國盟友們的負面影響,彭博社等機構估計,如果中美打一整年的貿易戰,全球經濟的損失將高達6000億美元。

 

除了這些關稅影響外,特朗普政府同樣關注來自消費者的抵制,或針對企業的限制對美國公司造成的影響,這種負面影響將會等同于美國政府施加給華為的傷害。

 

比如,《金融時報》指出,

美國對華為實施制裁的直接目標不是簡單地或主要地停止芯片和軟件的供應,而是要摧毀華為產品在西方的消費市場,因為西方消費者希望保證能夠獲得谷歌產品的后續服務:“谷歌(Google)上周決定停止將其安卓(Android)操作系統出售給華為用于新手機,這在中國掀不起大浪,華為應該能夠說服國內買家切換到其在開發的操作系統。”但在國際市場上,消費者更傾向于安卓系統。

 

獨立分析師溫莎(Richard Windsor)估計,

失去谷歌生態系統“很可能會使華為失去中國境外市場的全部智能手機出貨量。”

 

但《金融時報》同時指出,

中國消費者的報復將對美國最重要且最具品牌價值的公司之一——蘋果造成毀滅性的財務影響:“北京有報復的余地。其可以使用的手段包括阻止其進入其市場——高盛分析師估計此舉可能會使蘋果的每股收益減少近30%。”這也是美國公司害怕中國限制稀土出口,以及特別擔心中國公布的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對其財務狀況造成損害的原因之一。

 

這些具體的例子清楚地表明,盡管特朗普政府聲稱,其政策可能開始會給美國經濟帶來痛苦,但能限制這種損失。諷刺的是,事實正好相反。因此,中國要想打贏貿易戰,就得給美國經濟造成痛苦,痛到讓想要連任的特朗普難以招架

 

制造這種痛苦是可能的,決定性的原因在于,雖然與美國消費者、農民和盟友有關的數額聽起來很大,但實際上特朗普政府還是可以搞定的,比如給美國農民的160億美元的補貼。然而,貿易戰給美國金融市場造成的潛在影響之大,連6000億美元的世界經濟損失與之相比都算是個小數字。全球經濟一年損失6000億美元,低于美國金融市場單日可能損失的數額,而160億美元的損失可能在幾秒鐘內發生。由于美國金融市場規模龐大,特朗普政府沒有足夠的資源,來控制超過30萬億美元的美國股票市場或160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市場。因此,美國金融市場大幅下跌給美國帶來的痛苦,在某種程度上嚴重危害特朗普政府穩定

 

對特朗普政府面臨的所有三個時間框架的分析,可能需要單獨寫三篇文章或者一篇長文。由于篇幅有限,這里暫不作詳細分析,下文將僅就這其中最迫在眉睫且影響最大的首要問題——中美貿易戰對美國金融市場的影響,進行分析。

 

在美國,總統無法控制金融市場

 

本文開頭引用的約翰·奧瑟斯的直白分析,準確地反映了一個美國總統在國內經濟中所實際扮演的角色——這與中國普遍的看法不同。與中國相反,在美國政府體制下,總統對最有效的經濟杠桿幾乎沒有直接控制權——美國沒有大型國有經濟部門可由總統指揮以增加經濟的活力,聯邦預算由國會而不是總統決定,根據美國法律利率是由美聯儲而非總統控制。

 

引起奧瑟斯注意的是,中國自己就是貿易戰中的新要素,這也是美國總統無法控制的。事實充分證明,現在中國的言論和行動對美國金融市場的影響非常大,具體例子見下文。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Larry Summers)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評論文章中清楚地用數字描述了這一點:

“星期一(5月13日),中國宣布對美國6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隨后美國威脅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這些動作被認為是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超過600點、跌幅約為2.4%的主要原因。由于美股的總市值約為30萬億美元,這一跌幅代表美股損失7000多億美元。”

 

1.webp (10).jpg

中國宣布對美國600億商品加征關稅,道瓊斯工業股指應聲下跌(圖片來源: IC photo)

 

中國針對特朗普的舉動,將美商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直接導致美國股東損失7000億美元。為舉例說明這一直接影響,奧瑟斯指出,當特朗普宣布對中國加征關稅后的一周內,中國并未做出反應時,美股沒有明顯波動,而當中國宣布反制措施后,美國股市瞬間做出反應:

“公平地說,華爾街沒有預料到中國會對美國加征中國商品關稅進行報復。上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宣布對中國商品加征新關稅的負面反應出人意料地緩和下來。周一,在中國在美國投市開盤前公布反制措施后,標準普爾500指數的跌幅超過了上周的水平。”

 

奧瑟斯認為,中國的應對技巧日益嫻熟,他同時指出此舉對美國市場造成的影響:

“問題在于,中國越來越知道如何應對。中國知道,攻擊美國總統的弱點,在于摧毀道瓊斯指數。因此,其不僅對美國商品加征關稅作為報復,而且特意在中國夜間、臨近美國股市開盤前宣布反制措施,以達到報復的最大效果。”

 

如上文所述,美國股市單日損失7000億美元,超過了貿易戰帶給全球經濟一年的預期損失,是特朗普對美國農民160億美元補貼的40多倍。但即便如此,與中國的經濟反制措施給美國金融市場帶來的損失相比,這個數字也很小。正如奧瑟斯所說:

“過去五年,最令美國市場恐懼的事件是中國人民幣在2015年突然貶值。”

 

人民幣貶值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從2015年8月10日至8月24日的僅僅14天間,人民幣匯率下跌3.0%。8月25日,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隨之下跌11.2%。根據當前美國股市市值衡量,這相當于美股損失3.8萬億美元,是中美貿易戰帶給全球經濟一年預期損失總額的6倍,是特朗普對農民補貼金額的200多倍。

 

上述數據并非是向中國建議任何具體的行動方案。筆者深知,與美國進行貿易談判和制作經濟政策時,中國必須考慮諸多因素。一些關鍵信息只有參與談判的人才知道。此外,中國不僅必須考慮到制定的政策對中國國內的影響,而且還要考慮到它們對美國的影響。但這些數據表明,中國采取的行動對美國金融市場的影響極為深遠,因此特朗普政府對此非常敏感。相關的金融數據清楚地解釋了為什么這種影響比關稅對農民和消費者的影響來得更快更大。

 

特朗普的真正目標是“雙輸”

 

鑒定中國可能給美國金融市場和美國經濟造成多大程度的痛苦至關重要,因為事實上,特朗普的關稅政策的目的并非為了改善美國自身的現狀。彭博社專欄作家諾亞·史密斯(Noah Smith)在題為《特朗普對華貿易戰的殘酷邏輯:可能并不是以美國利益最大化為目標》中,精辟準確地總結了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目標。正如王文指出,除了買辦在為中國向美國道歉外,特朗普政策的這一邏輯在中國現已廣為人知。盡管如此,我們還是有必要引述一下彭博社的分析,以下這段話從美國視角極為貼切地總結了特朗普政府的邏輯:

“貿易戰使美國付出了代價。經濟學家的數據證明,關稅的實際負擔主要落在了美國消費者身上。換句話說,消費者為進口商品支付的價格上升了……生產資料和中間產品價格增加提高了美國制造商的開支,降低了他們的競爭力。與此同時,中國的報復傷害了美國農民……因此,隨著損失的增加,似乎沒有理由繼續進行貿易戰。然而,特朗普卻在變本加厲。那么,原因何在?

 

如果特朗普想延緩中國作為超級大國的崛起速度,貿易戰可能是一種有效的手段。如果對美國的傷害是適度的,而中國付出的代價是嚴重和持久的,特朗普可能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前一種損失可以接受。基于這種邏輯,‘地緣政治而非美國利益最大化至上’是總統的真正目標。”

 

換言之,正如在農業補貼方面已經表明的那樣,特朗普政府并不認為,關稅和其他針對中國的經濟侵略形式有利于美國經濟繁榮,相反它們會造成經濟損失。但為了推行保守主義政策,阻止中國實現繁榮和民族復興,特朗普還是決定寧愿讓美國民眾和企業遭受痛苦。但這項政策要求“對美國的傷害是適度的”。問題在于,加征關稅越多,尤其是如果中國采取報復行動,那么不僅對美國金融市場,對美國消費者(即美國選民)的傷害就越大。

 

奧瑟斯指出:

“與此同時,未來美國仍然可以加征更多關稅,但目前為止其選擇攻擊的商品在很大程度上都不是受消費者重視的。任何進一步的關稅轉嫁到消費品中,價格上漲就將是顯而易見和痛苦的,甚至可能再次推高利率。”

 

正如已經指出的那樣,這對美國金融市場的影響可能比關稅的直接影響嚴重得多。

 

一旦了解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目標,就會明白特朗普政府的目標不在于改善美國經濟或提高美國民眾的經濟地位,以及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為什么不會因為中國讓步或尋求雙贏而停止。中國一些勢力聲稱,只要中國向美國讓步或求饒,那么特朗普政府就將會停止攻擊,這有悖于事實。相反,這樣的政策將導致特朗普政府變本加厲這源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是為美國尋求雙贏,而是創造雙輸的目標——只要美國遭受的經濟損失只要是“適度的”就行。特朗普政府的這種立場邏輯意味著,任何中國地位的削弱、任何美國痛苦的減輕,都會加劇特朗普政府的具侵略性,而不減少。

 

1.webp (11).jpg

特朗普追求的不是“贏”而是“輸”(圖片來源:IC photo)

 

這說明,盡管大多數國家都在尋求與中國取得雙贏,并在此基礎上進行適當的接觸,這也是中國外交政策的宗旨。但這不適用于特朗普政府,因為其不想“贏”——它只想尋求某種“輸”——只要這種“輸”在他們的預料之中,不足以威脅特朗普的連任就可以。

 

從這種情況來看,唯一能阻止或者迫使特朗普政府停止攻擊中國的方法 ,是令美國遭受的損失大于預期。也就是說,從特朗普政府的利益角度來看,經濟損失太大,他們會無法承受。如上文分析,很明顯特朗普的忍受度并非以美國人民的利益為考量,而在于是否會影響其連任。總的來說,只有當美國遭受的經濟損失足夠嚴重,危及特朗普連任的機會,特朗普政府才會停止對中國的攻擊,而去選擇“雙贏”的結果

 

 讓特朗普回歸理性,

中國應該怎么做

 

宣布將對中國商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后,特朗普本人對于美國金融市場的反應很快證實了美國政府這種“雙輸邏輯”演化而來的策略:

5月5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將對中國商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當時中國并沒有宣布對策,標準普爾500指數第二天僅下跌0.5%。

 

5月13日,中國宣布反制措施,標準普爾500指數單日下跌2.4%。正如拉里•薩默斯指出,美國股東單日損失7000億美元。

 

接下來的一周,特朗普政府宣稱貿易談判將恢復,財政部長史蒂文·努欽可能在不久的將來訪問北京,結果標普500指數應聲上漲1.7%。


在美國金融市場有所復蘇后,特朗普又對中國發起了新的攻擊,要求美國公司獲得美國政府的許可后,才能向華為出售組件和軟件。

 

中國隨后在5月23日對此作出強烈回應。正如《華爾街日報》指出:

“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周四下跌286點……此前一位中國官員表示,如果美國愿意繼續談判,應該以誠意,‘調整錯誤行動’。道瓊斯指數本周下跌0.7%,連續第五周下跌,,創2011年以來的最長下跌周期。”

 

為應對美國金融市場的下跌,特朗普隨后在新聞發布會上軟化立場并當場宣布,與中國的貿易談判“很有可能”回到正軌,華為問題可能會在該談判中得到解決。

 

這種短期模式非常清晰:

當中國不作出反應,美國金融市場沒有下跌時,特朗普會繼續攻擊中國。相反,當中國作出強烈反應,美國金融市場下跌時,特朗普則會軟化立場,對中國示好。

 

特朗普的長期應對模式與短期應對模式如出一轍,他會根據中國的反應切換自如地強化或軟化立場:

2018年,當美國經濟增長有所加速、經濟周期經歷正常的上行波動以及股票市場強勁時,特朗普對中國主動出擊,推出第一套反華關稅,并威脅將其擴大到更廣泛的商品范圍,將稅率提高至25%。

 

2018年,當美國經濟增長有所加速、經濟周期經歷正常的上行波動以及股票市場強勁時,特朗普對中國主動出擊,推出第一套反華關稅,并威脅將其擴大到更廣泛的商品范圍,將稅率提高至25%。

 

當美國經濟似乎在2019年第一季度復蘇,美聯儲暫停加息,美股上漲時,特朗普隨后宣布對中國采取新一輪攻擊,將中國商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

 

一言以蔽之,當特朗普政府覺得自己處于強勢地位時,就會加大對中國的攻擊;當特朗普政府因為美國金融市場遭受的痛苦而底氣不足時,其對中國的立場就會回歸理性。

 

從真正的戰爭到貿易戰

——歷史給出了答案

 

雖然上述分析清楚地體現了特朗普政府為何不回應雙贏框架,而只在意美國遭受的經濟痛苦會否危及特朗普連任的原因,但為避免任何誤解,有必要指出,美國會避免和中國決一死戰。所有的證據都表明,特朗普對美國長期利益的興趣比大多數總統都要小。對他來說,那些明確危及他2020年連任的經濟痛苦是唯一不可接受的

 

舉一場戰爭的例子有助于我們了解這一點——這是一場是真正的戰爭,而非貿易戰。這場戰爭——越南戰爭以美國認輸告終。當時的越南政府的應對策略很有技巧,以政治影響達成了軍事目標。越南戰爭中的兩大進攻戰役——1968年的春節攻勢和1972年的復活節攻勢,均是在美國總統選舉年發動的。這兩場戰役都沒有導致美國軍事失敗,但對美國總統的政治傷害確保了越南的勝利——林登·約翰遜在春節后由于連任無望不得不放棄競選,尼克松深信他作為總統的地位將受到戰爭的威脅,于是他于1969年后開始逐步撤軍,1972年復活節攻勢后決定撤出全部美軍。簡言之,越南戰勝美國,并非是在軍事上全面戰勝美國,而是給美國總統帶來政治傷害,以至于其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不得不撤軍。越南的軍事斗爭是其對美國取得決定性政治勝利的手段

 

1.webp (12).jpg

遭受政治上失敗的美國不得不從越南撤軍(圖片來源:網絡)

 

美國遭受政治失敗的前提是越南敢于與美國進行軍事斗爭。如果越南停止給美國帶去痛苦(比如未讓美國遭受巨大的戰爭代價或人員損失),那么美國不會撤軍,反而會加大對越南的攻擊。這可以從美國取得巨大勝利的相反例子——蘇聯解體中看出。時任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選擇向美國求饒。但美國并沒有因此放過蘇聯,反而加大了對蘇聯的攻擊,最終導致蘇聯解體。俄羅斯總統普京把蘇聯解體稱為“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蘇聯解體后,美國并未收手,而是對繼承了蘇聯絕大部分遺產的俄羅斯繼續攻擊,比如將幾乎所有東歐和前蘇聯的大部分地區納入北約,并對在俄羅斯戰略上具有決定性的地位的鄰國烏克蘭發動攻擊。

 

美國當前攻擊中國的策略,充分印證了習近平在于都發表重要講話時強調的“最重要的還是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為避免雙輸,中國一直尋求與美國實現雙贏,而非對抗。但是,一旦特朗普政府開始與中國進行雙輸的對抗,那么這樣的斗爭只能依靠中國自身的力量來贏得。只有給特朗普政府施加足夠的痛苦,才能讓他們認識到最好拋棄“雙輸”戰略。而他們衡量這種痛苦是否可以承受的標準是特朗普連任的機會

 

幸運的是,中美當前的斗爭是經濟戰爭,而非真正的戰爭。經濟戰爭中的輕型武器,不是步槍和左輪手槍,而是針對農產品的關稅和所需要的補貼。中型武器是消費者抵制,重型武器則是上文所分析的對美國金融市場施加的影響。這是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取得巨大歷史進步的標志,因為中國現在只需要應對特朗普政府的經濟攻擊,而在一個多世紀前中國必須應對軍事入侵。

 

1933年—1934年,國民黨對中央蘇區發動第五次軍事“圍剿”,紅軍反“圍剿”失敗,被迫開始進行長征。即便紅軍當時向國民黨求饒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國民黨決心摧毀后來締造了新中國的這支軍隊。如果當時的紅軍一味的妥協或求饒,只會招致國民黨變本加厲的鎮壓和屠殺。好在這支軍隊從未屈服,憑著斗智斗勇,最終戰勝了國民黨,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而為中華民族的復興奠定了基礎。

 

同樣,特朗普政府決心阻止中國實現民族復興。如前所述,中國沒有必要向美國示弱或求饒,否則只會導致其變得更具侵略性。主導特朗普政府政策的新保守主義者們的最終目的,是阻止中國實現民族復興,而確保這一點的最終手段是設法令中國重蹈蘇聯覆轍,如同前蘇聯一樣遭受歷史性災難。

 

去年早些時候,我曾把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比作老虎。中國沒有必要向美國這只老虎求饒,否則它只會變本加厲攻擊中國,它也會把中國任何軟弱的跡象作為進一步加大攻擊的理由。只有當美國這只老虎感到害怕時,它才會停止攻擊中國。有些人可能認為這種說法比較殘酷。但上述事例表明,事實就是如此。

 

1.webp (13).jpg

面對殘酷的“圍剿”,紅軍并未屈服,最終為民族復興奠定了基礎(圖片來源:網絡)

 

誰才是中國真正的精英?

 

最后,特別要提到的是,近來的很多文章提到了中國的“社會精英”——也許還有部分“經濟精英”。中國媒體在定義“精英”時往往遵循非常模糊的標準,而近來發生的事件清楚地表明,這些“精英”并不能真正稱為中國社會精英中國的情況表明,恰恰是中國的普通民眾,他們了解特朗普政權侵略行為,并堅定支持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領導人采取強硬立場

 

而中國社會精英中的一些人完全誤判了形勢,認為綏靖政策和向美國求饒會讓特朗普政府減少對中國的攻擊。中國普通民眾與知識精英的認知正好相反。作為知識精英意味著得準確判斷形勢,但正如近來發生的事件表明,他們完全是錯誤的。正確認識特朗普政權、支持共產黨領導地位的,正是中國普通民眾,這說明他們才是真正的知識精英。那些誤判形勢的人可能是社會精英,也可能不是社會精英。那些未能準確看清形勢并對美國抱有天真幻想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偽精英”知識分子罷了

 

結 論

 

上文對美國經濟和金融市場形勢的分析,充分印證了其他人對中國形勢的分析。本文解釋了特朗普政府不能在雙贏的基礎上進行合作的原因。同時表明,基于特朗普政府的“雙輸”立場邏輯,美國金融市場形勢是特朗普最敏感的痛點,而這也是中國對付美國的著力點

 

(作者系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來源:昆侖策網【授權】,轉自觀察者網)

 

2.webp.jpg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loeogw.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