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學術探索 > 人文歷史 > 閱讀信息
毛遠新憶毛主席談批孔
點擊:  作者:毛遠新    來源:昆侖策網  發布時間:2019-05-22 09:34:42

 【敬告讀者】《毛遠新憶毛主席談批孔》的文章,網上有多種版本,錯訛較多,本公號現刊發經過毛遠新本人于2011年5月最后修訂的版本,并附有毛遠新為此次修訂所寫的說明及注釋。——編者

 


毛遠新2011年5月寫的說明


原文我始見于【強國網心聲論壇2010-1-27.原文署名:ceshi123】。看來是某次朋友聚會后,好心者沒有跟我商量核對,單憑個人記憶和理解整理出來文章,又未經我過目同意就在網上發表了。我讀后感到雖然大體似乎是那么回事,但許多地方詞不達意甚至錯誤。比如“清末民初”寫成"明末清初"。

 

由于當時聚會是隨意聊天,東拉西扯,轉化成文字就顯得雜亂無章,甚至哪些是主席的話,哪些是我個人拙見,都混雜糾纏不清。對當時某些背景,也缺少必要交代。我是很不滿意的。

 

中央文獻有同志對此文涉及內容很感興趣,托人捎信,建議我將其整理校對,重新加工一下。受人之托,我開始著手對網上這篇文章進行了修訂。修訂時,對于主席的原話,都用加粗字體表示。 

 

2010年5月29日,家母去世,修訂停頓。同年年底家母入葬后,又重新拾起。

 

2011年3月,修訂稿初定,恰逢天安門前豎起了孔子銅像,我不知此舉的背景,恐探討歷史學術之談,變成了現實政治問題,文章雖已修訂完成,但決定暫時不予公開。

毛遠新

2011年5月

 



毛遠新憶毛主席談批孔

2011年5月

 

在一次朋友聚會時,有人談到中央電視臺某人講主席詩詞講的非常好,我說,1973年主席寫了一首贈郭沫若同志的詩,沒有公開發表。后來有些主席未公開發表的文章、詩詞都公開了,但這首詩卻不大講。為什么呢?因為涉及批孔。我從秦城監獄出來后聽說,批孔就是批周總理,所以都要回避。

 

有一部講主席詩詞的專題片,叫《獨領風騷——詩人毛澤東》,這部專題片街上有賣的。是為紀念主席誕辰110周年,中央文獻出版的。這是從主席詩詞的角度講主席的一生,拍的水平高,解說詞寫得也不錯。

 

《獨領風騷》在中央一臺播過,后來在中央四臺也播過。大概因為前述原因,主席贈郭老的這首詩并沒有收入這部專題片中。

 

當年主席曾給我講過這首詩,還給我一篇柳宗元的文章《封建論》,章太炎的兩篇文章《秦政記》和《秦獻記》,都印成了大字單行本。

 

主席要我回到沈陽召集遼寧省委常委和沈陽軍區主要領導,給每人印發一套,還要我把黑龍江、吉林兩個省的主要領導請到沈陽來,同時給他們每人都印發了這首詩及那三篇文章。

 

當時主席的要求,主要是回去認真貫徹落實周總理在黨的“十大”作的政治報告【注】。按照慣例,在我回沈陽之前,把主席談話的內容和工作布置,當面向總理作了匯報,而且請吉林、黑龍江兩省的主要領導來沈陽,那是要經總理批準并通知他們的。

 

我記憶中,主席的這首詩是這樣的:

 

讀《封建論》贈郭老


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業要商量。

祖龍雖死秦猶在,十批不是好文章。

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學名高實粃糠。

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

 

詩中“十批”主要是指郭老寫的一部書《十批判書》中的第十批,是專批秦始皇的。“唐人”指柳宗元,他寫了一篇《封建論》,“子厚”是他的字。“文王”指周文王。

 

當時我問了兩個問題,一是祖龍指什么?主席說就是秦始皇;二是“百代都行秦王政”一句中的“政”字,是嬴政的政還是政治的政?因為秦始皇姓嬴名政,主席說是政治的政。

 

現在我在某些刊物上看到這句變成了“百代都行秦政法”,不知是因我的提問,主席自己作了修改,還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這首詩大概是1973年夏寫的。黨的“十大”是1973年8月召開的,會議結束后,我去看主席,他親自給我講解的。

 

早在文革前,1965年夏,主席就叫我讀過《十批判書》。當時主席主要是給我講科學與技術的關系。

 

郭老當時是中國科學院的院長,主席說他是科學家,我不理解,我印象中他是文學家,詩人,劇作家。

 

主席說郭老是研究甲骨文,研究歷史的專家。文字學、歷史學都是一門科學,屬于社會科學范疇。科學包括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及人類思維的科學。

 

當時主席對我說,可以讀讀郭老的《十批判書》,還有《青銅時代》。當時主席稱贊郭老在《十批判書》中的第一批,他先批判了自己。

 

郭老在書中說,過去他研究先秦古代史,多是根據東周以來儒家文人的著述,后來經過對出土的青銅器、甲骨文字的考證,發現自己對先秦歷史的許多結論是不當的甚至是錯誤的。

 

主席說:“研究先秦古代史,就應該學習郭老,要從考古入手,從烏龜殼,牛骨頭,青銅器入手,不要只停留在古人的故紙堆中”。

 

郭老《十批判書》認為,殷紂王并不像古書上寫的那樣荒淫無道,失去民心,恐怕還是個很有才能的人物。

 

由于殷與東南夷連年戰爭,被周人從后面趁虛而入。殷紂王用的是東南夷的俘虜兵,作戰時倒戈投降而失敗。其實當時殷商的政治、經濟、文化都比周先進得多。

 

“勸君少罵秦始皇”

 

主席說:“周取代了商,要證明自己更合天意,順民心,就極力丑化殷紂王。后世儒家都是以周公(姬旦)為楷模,所以又給紂王編造了許多罪名,包括《封神榜》那樣的小說。郭老是根據地下出土的烏龜殼、牛骨頭和青銅器上的文字得出的結論,我看比較可信。同樣,漢取代秦,唐取代隋,也都極力丑化秦始皇,丑化隋煬帝,可惜郭老沒有注意到這點,對秦始皇的評價很不公正呢。

 

主席根據郭老書中的研究結論,隨口還歸納了四句話:“三皇五帝屬子虛,夏禹有無尚可疑。青銅甲骨來(可?)作證,......”最后一句我忘記了,大意是說殷商的存在是可以肯定的。

 

這次主席還把柳宗元的《封建論》及章太炎的《秦政記》、《秦獻記》大字單行本遞給我,我簡單翻了一下,唐人的古文略加注釋并不難讀,但章太炎的文章我根本讀不下去,許多字見都沒見過。

 

我問這是啥字,有的主席給我講了,有的他也說不曉得,要我去查注解。

 

我說怎么清末民初的文章比唐朝的文章還難讀。主席開玩笑說,大概是唐朝知識分子還沒有那么多思想問題,寫的詩和文章比較接近群眾。后來一些知識分子,似乎用字越生僻古怪,越是別人認不得,看不懂,越能顯得自己有學問吧。

 

柳宗元的《封建論》是反對分封世襲制,肯定秦始皇郡縣制的。主席說,這里所說“封建”二字,叫封土建侯,按郭老的說法是指“封諸侯,建藩衛”,這是“封建”二字的原意,和我們現在所說的“封建”不是一個概念。

 

主席指著文中一段念道:“然而,公天下之端自秦始。”柳宗元認為,公天下是從秦始皇開始的。

 

主席指了指這段話前后的文字要我念。我一邊念主席一邊解釋,主席說,這里說的“公”與我們現在說的“公”也不完全是一回事。他(指秦始皇)是以皇帝個人之私來公天下,他自己還是為私的,是“私一己之威,私盡臣蓄于我”。柳宗元說,秦之所以二世而亡,失在于政,不在于制。說得好,封侯世襲制度,只能造成國家分裂。

 

主席說的這段歷史我也知道一點。秦統一后要不要分封?李斯與許多人的意見發生分歧,李斯反對分封,主張郡縣制,由中央直接任命郡長、縣長,反對把一個個諸侯王分到各地去,成為當地世襲的統治者。

 

主席說,秦始皇力排眾議,采納了李斯主張,功勞很大。這是中國歷史上一次革命性的進步。

 

我的理解,車同軌、書同文、統一度量衡,是國家統一的重要基礎。不要說兩千多年前,到了二十世紀,如果全國各省都學閻錫山在山西的辦法,鐵軌寬度各不相同,那是什么后果?如果各地再按自己地方的方言制定文字,恐怕早就像歐洲那樣分裂成幾十個國家了。不是說秦始皇沒有錯誤,而是說他的功勞遠大于他的錯誤,所以,主席說“勸君少罵秦始皇”。

 

焚坑事業要商量

 

一提秦始皇,有人就想到“焚書坑儒”,林彪就是如此。在1971年“913事件”后,主席針對林立果的政變綱領《五七一工程紀要》就曾經說過,焚書不是個好辦法,我也不贊成。大概當時為了對付六國貴族、文人復辟的危險,鞏固國家統一,秦始皇的無奈之舉。當時主席還要我去重讀《史記·秦始皇本紀》.

 

在《史記·秦始皇本紀》中,“坑儒”的直接原因,是一群方士術士,利用秦始皇想長生不老,想見見神仙的迷信,騙取了國家大量資金,或是打著研制新藥的旗號卻總也拿不出長生不老的配方;或是去建豪華樓堂館所,以備接待天上的神仙,卻始終未見有神仙光臨;或是建造大批船只,拐騙數千童男童女,揚帆東去求仙,卻一去不返。

 

國家的錢財騙去不少,可拿不出任何“成果”,還聚在一起辱罵嘲笑國家領導人,然后逃亡不知所蹤。

 

面對利用國家領導人的信任,坑蒙拐騙、耗費國家大量財力物力,還辱罵嘲笑國家領導人的事件,不要說秦始皇,任何一朝皇帝和任何一位國家領導人恐怕都會火冒三丈,下令通緝,捉拿法辦,說不定還會求助于國際刑警組織。

 

小時候,主席給我講過不少《聊齋志異》中的故事。上中學后他要我自己去看書,還順便提到,除了蒲松林,還有個叫袁枚的人,寫了一本書,叫《子不語》。

 

主席問我,你知道書名為什么叫《子不語》嗎?我搖搖頭。主席說,怪力亂神,子所不語也。而這位袁先生說,孔夫子不講怪、力、亂、神,我偏要講。并把他寫的小說集子起名《子不語》。

 

我很懷疑秦始皇坑的那幫人是否真的都是儒家弟子,司馬遷也沒明說過坑的都是“儒”。說他們是儒生的根據是太子扶蘇說過一句“諸生皆誦法孔子”。

 

也許是這幫人對孔子只“誦”而不“法”,說一套做一套。

 

因為他們弄鬼弄神,騙錢騙人,居然騙到國家領導人頭上,這絕不像是孔子弟子所為,孔子是從不講鬼弄神的。如果孔子還像他當年在魯國當公安部長兼代總理位置上,對這幫人也會斬立決的。

 

他在魯國上任才七天,就以聚眾結社、邪說惑眾、淆亂是非等罪名,毫不猶豫誅殺了少正卯。何況少正卯還沒有弄鬼弄神,騙錢騙人騙到君王頭上,只是另立門派招生辦學而已。

 

在秦王朝“嚴打”,逼、供、信之下,大概這些讀書人又互相亂咬,牽連無辜,導致了“肅反”擴大化,坑殺了一些真正“誦法孔子”的讀書人,他們有些只不過是議論批評朝政,有些主張分封,反對郡縣制,也有的主張為六國復國,如此而已。

 

對比蒙古人南侵時的大屠殺,對比滿清入關“留發不留頭”的法令,恐怕被殺的有點骨氣的知識分子,遠比被秦始皇錯坑的讀書人多的多。所以說“焚坑事業要商量”。

 

十批不是好文章”

 

孔子說“吾從周”。周公(姬旦)是他心目中最崇拜的人,他認為周公是制定西周禮教制度的人。但據郭老考證,周朝的禮教制度大部分是西周三百年間逐漸積累形成的,很多還是從殷紂王那里直接抄來的,并不像孔子所說,是周公制定的。

 

郭老說,所謂周公制禮樂的說法,大都是東周時期儒家為了宣揚自己的觀點,打周公的旗號編造出來的。

 

主席說,郭老的說法比較可信,因為郭老是根據出土的牛骨頭和青銅器上的文字得出的結論。

 

孔子當年那些理論并沒有多少市場,他周游列國,到處不受歡迎。

 

原因在哪里?孔子的語錄看起來都是些好話,但面對春秋戰國時期錯綜復雜的社會矛盾,解決不了多少實際問題。

 

主席說,郭老批評秦始皇不許儒家弟子去秦國講學。而戰國七雄,為什么那些允許儒家講學的國家都滅亡了,唯獨秦國,不許儒家入境講學的秦國,卻能統一中國?

 

郭老既要承認秦統一中國的歷史貢獻,又要把秦始皇說的一無是處。

 

在《十批判書》的第十批中,拿呂不韋的門客編篡的《呂氏春秋》這部書做文章。結論是:秦國能強大,是呂不韋當總理治國有方的結果。秦滅六國之仗主要是王翦父子打的,統一國家之功在王翦父子。郭老認為呂不韋實際是儒家弟子,只可惜他犧牲在暴君秦始皇手下。

 

總之,好事都是呂不韋做的,壞事都是秦始皇干的,甚至考證出秦始皇是什么雞胸、馬鞍鼻、氣管炎等,診斷秦始皇是軟骨綜合征,從生下來就是個生理心理都不健全的殘疾人。

 

而史書上記載“呂不韋名下那些污穢事跡”,例如,把已有身孕的趙姬送給秦始皇的爹,把大陰人嫪毒送給秦始皇的娘,郭老認為都“不是真正的史實”。所以說“十批不是好文章”。

 

百代都行秦王政”


秦始皇死后,農民起義,楚漢相爭,劉邦打敗項羽又統一了中國。這以后,歷朝歷代皇帝似乎都在罵秦始皇,但是做起事來又都要學秦始皇。

 

郡縣制非學不可,誰要是不學,一分土封王封侯,就出內亂,甚至打內戰。

 

車同軌、書同文、統一度量衡要學,修驛道、修長城、修宮殿,甚至修陵墓也不都在學嗎?

 

家天下,我為始皇,子孫一代代傳下去,直至萬世,不也是歷代皇帝所渴望的嗎?甚至連“皇帝”二字和自稱為“朕”都是從秦始皇那里直接抄襲來的。

 

歷代皇帝對危及自己統治的人和文字,鎮壓起來并不比秦始皇手軟,據說連“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兩句詩,就能制造出文字獄來。只是不一定用“焚”用“坑”這種古老粗暴方式而已。這不是“百代都行秦王政”嗎?

 

歷朝歷代的反孔與尊孔輪回


從漢武帝獨尊儒術開始,歷代坐了天下的皇帝,往往都要把孔夫子請出來,一面咒罵秦始皇,一面吹捧孔夫子。

 

最看不起儒生的劉邦,見了儒生把人家帽子拿下來當尿壺,但他卻打敗了項羽,重新統一中國。到他重孫劉徹,卻抬出孔子,獨尊儒術。為什么?地位變了,由造反者、革命者變成統治者、執政者了。

 

史書記載,隋煬帝楊廣曾下詔曰:“先師尼父,圣德在躬,誕發天縱之姿,憲章文武之道......可立孔子后為紹圣侯,有司求其苗裔,錄以申上。”

 

他稱孔子為“先師尼父”,既是老師又是老爸。他下令各級政府在全國尋找孔子第N代子孫,上報中央,封為“紹圣侯”,大概可享受省部級待遇。

 

但為什么只見后世如儒生責罵楊廣是暴君,卻沒見有人說他是尊孔的呢?

 

人們盛贊李世民“貞觀之治”如何符合儒家理論,那又怎么解釋玄武門事變呢?到唐開元年間,其后輩李隆基成為第一個給孔子封王的皇帝,盡管送上一頂“文宣王”的高帽,自己卻還是落得“六軍不發無奈何”的境地。

 

據傳,大宋開國總理趙普,半部《論語》就能治理天下,但未見他能用整部《論語》解釋清楚發生在陳橋的軍事政變。

 

成吉思汗讀過《論語》嗎?他的鐵騎彎刀殺遍歐亞大陸,殺人如麻,簡直要把所有的農田都變成牧區、草場。可是到了他的后輩,元朝皇帝又要到曲阜去祭孔。相比于歷代皇帝贈給孔子的高帽,好像他那頂最高最長,字數最多。

 

滿清入關,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等一系列殘酷暴行,哪一條符合孔學理論?但其后人一旦坐了天下,又抬出孔子,到曲阜去祭孔。人們至今不是還在稱頌“康乾盛世”如何符合儒家治國思想,還在高歌“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嗎?

 

孔子是件可以隨意擺弄的器具

 

主席說:“農民起來造反,外族入侵,統治階級內部爭權奪利,改朝換代,他們起兵奪權的時候,骨子里都是批孔的。按照孔孟之道的說法,臣是不能反君的,民是不能反官的,下是不能犯上的。你要造反,你要革命,就必須要批孔,否則師出無名,造反無理,革命有罪。

 

國共兩黨早期領導人,革命初期都是批孔的,‘五四運動’是從打倒孔家店開始的。如果不批孔,大家也只能跪倒在太后老佛爺和袁世凱的腳下俯首稱臣。 但是,等蔣委員長上臺以后,國民黨又去大修孔廟,尊孔、祭孔。

 

中國的歷史就是這么過來的。魯迅說過,孔夫子在中國,是權勢者捧起來的一個器具,是想做官的讀書人的一塊‘敲門磚’。器具也罷,磚頭也罷,既可捧過頭頂,也可丟進茅廁,那要看當時的實際需要嘍。

 

我后來查過,主席引用魯迅的那段話,出自《在現代中國的孔夫子》(《且介亭雜文二集》),寫于1935年4月29日。

 

這一時期前后,蔣委員長置日本侵占我東三省不顧,一只手忙著指揮數十萬大軍圍剿紅軍,另一只手卻在山東曲阜修復孔廟,在全國各地新建孔廟,他倡導的新生活運動要“讀經尊孔”,講“禮儀廉恥”。

 

孔夫子不是說“和為貴”嗎?為什么對日本人可以講“和”,而對共產黨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一定要斬盡殺絕,怎么不講“和”呢?你說蔣委員長是真的“誦法孔子”,還是僅僅把孔子當成個器具使用呢?

 

也在同一時期,日本人一只手在我東三省殘酷鎮壓抗日群眾,另一只手卻在日本東京等地修建孔廟,還說,建立“東亞新秩序”的目的,就是為了幫中國人“恢復孔子之教”。如此說來,抗日戰爭,豈不變成武力抗拒恢復孔子之教了?

 

湖南軍閥何鍵,昨天還在湘江前線指揮湘軍血腥屠殺中央紅軍,今天又給日本國贈送一幅自己珍藏多年的孔子畫像,以慶賀大日本帝國孔夫子廟的落成。

 

魯迅的眼光是敏銳的,一針見血指出,在他們心中,孔子不過是件可以隨意擺弄的器具而已。

 

中國歷史就是這樣,當你是革命黨起來造反的時候,就要批孔、反孔,把孔子丟進茅廁。等你上了臺,成了統治者,成了執政者時,為了維護自己特權地位,不許人民再反對你,不許人民再革命時,就要尊孔、祭孔,把孔子捧過頭頂,要百姓好好修身養性,服服帖帖接受我的統治。

 

郭老在《青銅時代》一書中,駁斥過胡適文章中所說“孔子的地位,就完全和耶穌基督一樣”。姑且不論地位是否完全一樣,據說耶穌當年也和孔子一樣,是個私生子。他創立了基督教,也和孔子一樣周游“列國”到處傳教,吃了不少苦,雖然他被釘上了十字架,經過他信徒約四百年的不懈努力,基督教終于被欽定為羅馬帝國的國教。

 

孔子雖比耶穌早生了幾百年,也是經歷過“喪家犬”之苦,經他的信徒四百多年的不懈努力,儒家學說終于被漢武帝欽定獨尊,逐步成為中國封建社會的主統思想。

 

在中國,沒有法定的國教,老百姓對宗教往往采取實用主義的態度,生病了,不能生孩子了,就去燒香拜菩薩。病好了,孩子生了,又把菩薩忘了。

 

但千百年來,孩子從出生就受孔孟之道熏陶,沒上小學就讀依此道為主編寫的啟蒙教材;剛識幾個漢字,就得讀“四書”“五經”;上中學考秀才,主要考孔子;上高中考舉人,主要考孔子;上大學考進士,主要還是考孔子;就算考研究生當博士考狀元,皇上出題目,依舊主要圍繞孔子。就連一些帶兵打仗的將軍,也以有“儒將”之稱而自得。就這一條,恐怕耶穌也會自嘆不如。

 

為了這塊敲門磚,中國讀書人的“耐性”,大概世界上無人可比。

 

在歐洲,統治者利用宗教控制人們的思想,特別是在中世紀,基督教已經成為封建專制工具。在中國,封建統治者就試圖利用儒家理論來控制人們的思想,孔孟之道也逐步演變成為封建專制的思想工具。

 

看看歐洲資產階級革命,從文藝復興開始,首先就把矛頭對準了教會,批判神權,解放思想。在中國,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矛頭首先就對準了孔子,批判孔孟之道,解放思想。

 

毛主席:批孔是批被梳妝打扮過的孔子

 

主席說:“我們現在說的批孔,用魯迅的話說,是批經過歷代封建統治者及御用文人梳妝打扮過的孔子,并不是專指老夫子本人。孔子本人,作為中國古代杰出的思想家、教育家,和老子、莊子、荀子、孟子、韓非子等人一樣,都對中華文明做出過重要貢獻,都同樣值得我們尊重紀念和學習研究。

 

用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來看,孔子的政治主張是要倒退回到西周奴隸社會的。孔子的思想體系是唯心的,他在世時就脫離實際。他的許多話,都是些好話,就是拿到現在來看,許多話也都是好話。但是,面對現實社會中各種錯綜復雜的階級矛盾,社會矛盾,民族矛盾,它解決不了多少實際問題,所以又都是些空話,廢話,屁話。

 

你回避承認和解決春秋戰國時期各種復雜的社會矛盾,過分強調個人修身養性,又有多大用呢?所以他周游列國,到處不受歡迎,用他自己的話說,猶如喪家之犬。

 

歷代封建統治階級把孔夫子梳妝打扮,把儒家孔孟之道逐漸變成統治人們思想的工具,這并不是老夫子本人的過錯。

 

孔子說過句‘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你就要婦女纏足,這就好養了?這是對人身肉體的殘害嘛!什么男尊女卑,三從四德,夫為妻綱,貞潔牌坊,女人死了丈夫就得守寡,男人老婆活著就可以娶幾房姨太太。

 

把這些責任統統扣到老夫子頭上,我看真有點冤枉。就像歐洲中世紀教會的所作所為,統統推到耶穌身上也確實冤枉。

 

但是,這些東西又都是在儒家孔孟之道旗號下強加給人民的。婦女要解放,就要批孔。人民要解放,起來造反鬧革命,就必須要批孔。

 

我們是共產黨人,馬克思列寧主義是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中國共產黨革命就是從批孔開始的,我們決不能走歷代統治者,走國民黨走過的老路,革命時批孔,上臺了再尊孔,言而無信,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如果共產黨只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特權,離人民群眾越來越遠,甚至走向人民的對立面,自己不革命了,也不許人民再革命了,那就要把孔夫子再請回來,尊孔,祭孔,這說明你的統治也已難以難繼了。結果呢,很可能也會和國民黨一樣,說不定哪天也會被中國人民趕到某個小島上去的。你相信嗎?你不信我信。

 

共產黨就要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就要用馬列主義,用無產階級的世界觀去教育人民,武裝人民,引導人民在改造客觀世界創造物質財富的同時,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與存在于頭腦中的私有觀念斗爭,就是斗私批修。這是我們共產黨人根本的任務,是從建黨那天起,就寫在我們黨章上的任務。

 

我個人理解,主席提出批孔的用意,不像某些人想的那樣,似乎對孔子本人有什么特別成見,專和老夫子過不去。也不是具體針對某個個人的,比如周總理。就連對郭老本人的史學研究,主席也是既有批評,也有許多贊同。

 

我個人認為,主席提出批孔,是針對黨內及社會上的某種思潮,是站在歷史的高度,是基于對黨和國家前途命運更深層次的思考,或者說是某種更深層次的憂慮。

 

至于這種思考和憂慮是對是錯,那只有留給后人去評說,留給歷史去檢驗了。

 

2011年5月20日修訂稿

 


【注】:

 

當時主席講要批孔,給我交代的具體任務,主要是認真貫徹周總理在黨的“十大”作的政治報告。

 

特別是報告中肯定黨的九大以來的路線,學習理解周總理報告中所說的“在社會主義歷史階段,始終存在著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存在著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兩條道路的斗爭,存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性,存在著帝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進行顛覆和侵略的威脅。反映這些矛盾的黨內兩條路線斗爭將長期存在,還會出現十次、二十次、三十次”。

 

當時主席還強調總理報告中講的“當一種錯誤傾向像潮水般涌來的時候,要不怕孤立,要敢于反潮流,敢于硬著頭皮頂住。

 

還有報告中提出的“要鞏固和發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成果,把各項工作做好。

 

至于后來有人說批孔就是批周總理,不知他們有什么根據,反正我當時毫無察覺,并不知曉。

 

我當時認為主要是針對林彪,針對林立果搞的政變綱領——《五七一工程紀要》以及當時社會上某種思潮。

 

對此有興趣者,可將周總理的《十大政治報告》與林立果的《五七一工程紀要》作個比較。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loeogw.live

責任編輯:高天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