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毛澤東讀《魯迅全集》:和魯迅之心,何以相通?
點擊:  作者:陳晉    來源:新湘評論  發布時間:2018-10-06 11:35:51

  

1.jpg 

 2.jpg

3.jpg 

 

“圣人”評價

魯迅是毛澤東最為心儀的現代中國文學家和思想家,罕見地稱他為“現代中國的圣人”。

193610月,魯迅辭世時,中國共產黨對他的評價即已達到很高的位置。中共中央和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發布的《為追悼魯迅先生告全國同胞和全世界人士書》提出:魯迅先生一生的光榮戰斗事業,做了中華民族一切忠實兒女的模范,做了一個為民族解放、社會解放、為世界和平而奮斗的文人的模范;為了永遠紀念魯迅先生,決定改蘇維埃中央圖書館為魯迅圖書館,搜集魯迅遺著,翻印魯迅著作,出版魯迅全集等等。

毛澤東對魯迅的了解和推崇,與中國共產黨同魯迅的特殊關系有關。張聞天、陳云、瞿秋白這些黨的領導人,和魯迅都有過不淺的接觸和了解;像郭沫若、茅盾、周揚、馮雪峰這些黨內著名文化人的經歷,都和魯迅有著深切的關聯。1937年以后,隨著一批文化人從國統區來到延安,毛澤東在和他們的接觸中,越來越多地了解到魯迅的思想、性格和在國統區文化界的特殊地位,越來越強烈地體會到魯迅對中國共產黨高揚中國革命文化大旗不可替代的作用。

毛澤東第一次公開評價魯迅,就使用了一個特殊的概念——“圣人”。19371019日,延安陜北公學舉行紀念魯迅逝世周年大會,他在大會上發表的《論魯迅》演講中說:“魯迅在中國的價值,據我看要算是中國的第一等圣人。孔夫子是封建社會的圣人,魯迅則是現代中國的圣人。

這個評價,一直到晚年也沒有改。不僅沒有改,還升了格。19711120日同武漢軍區和湖北省黨政負責人談話時說:“魯迅是中國的第一個圣人。中國第一個圣人不是孔夫子,也不是我。我算賢人,是圣人的學生。”在這里,作為“圣人”的魯迅,從“第一等”,升為了“第一個”;不只是“現代中國”的圣人,而是“中國的”圣人;毛澤東自稱“賢人”“是圣人的學生”。對魯迅評價之高,在古今文化人當中,無出其右。

毛澤東稱魯迅為“圣人”,源于他們的“心”是相通的。

毛澤東和魯迅雖然沒有謀過面,但兩人都非常明確地表達過對對方的真摯好感。魯迅生前在文章中公開表示要站在“毛澤東先生們”一邊,宣稱自己“即使怎樣不行”,被“毛澤東們”“引為同志,是自以為光榮的”。紅軍到達陜北后,他給毛澤東發電報,還捎帶火腿等等。如此立場感情,無疑使毛澤東感動不已。這就可以理解,在魯迅逝世一周年時,他為什么會稱魯迅是“圣人”,稱魯迅是“民族解放的急先鋒,給革命以很大的助力。他并不是共產黨組織中的一人,然而他的思想、行動、著作,都是馬克思主義的”。

在魯迅說的“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的年代,毛澤東和魯迅都是戰士。一個側重于武器的批判,一個側重于批判的武器,戰斗精神和理想目標頗為相似,而且都收獲了“于無聲處聽驚雷”的奇效,從而使他們在心靈上互相感應,視為同志。

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層,最早提出毛澤東和魯迅有思想默契的,是周恩來。他在1945年說,“魯迅的許多思想和毛主席的思想一致”。毛澤東自己的表達,則更為感性。1949年訪問蘇聯時,他對工作人員說,“我就是愛讀魯迅的書,魯迅的心和我們是息息相通的”。這里說的是魯迅和“我們”,到19667月給江青的那封信中,則換成了魯迅和“我”。他說:“我跟魯迅的心是相通的。”

“讀點魯迅”

毛澤東讀魯迅作品,是從五四新文化運動時期開始的。他那時是《新青年》雜志的熱心讀者,魯迅最初的一些白話小說和雜文,便發表在《新青年》上。19188月到19193月,第一次到北京時,因為對周作人撰文介紹的日本“新村運動”很感興趣,專門跑到八道灣魯迅和周作人同住的院子拜訪,可惜那天魯迅不在家,只見到了周作人。晚年談到此事,毛澤東還遺憾地說:“五四時期在北京,弄新文學的人我見過李大釗、陳獨秀、胡適、周作人,就是沒有見過魯迅。”

1920年,毛澤東在長沙經營文化書社,親自選進魯迅的《吶喊》等作品來賣。大概從這時起,他對魯迅的作品有了較多的印象。1932年底,馮雪峰從上海到瑞金,魯迅成為他們見面交談的重要話題。魯迅193610月逝世前,曾托馮雪峰將自己編校的瞿秋白文學譯文集《海上述林》上卷,轉送在陜北的毛澤東和周恩來。毛澤東同時收到的,還有魯迅開列書目讓人去選購的一批書,其中就有《吶喊》《彷徨》這些作品。初到延安,毛澤東在一所中學圖書館發現有不少魯迅的書,不斷派人去借來閱讀。

193710月發表《論魯迅》演講開始,毛澤東就頻繁在自己的著述中引用魯迅作品了。《論魯迅》引用了魯迅的三篇文章,其中,《論“費厄潑賴”應該緩行》是早期的作品;《答托洛斯基派的信》是19367月才發表的;還有魯迅19341117日寫給蕭軍的一封“痛斥變節者”的信,發表于19361115日在上海出版的《作家》月刊,當時還沒有收進魯迅的集子,毛澤東也引用了。1938112日,他在寫給艾思奇的信中說到:“我沒有《魯迅全集》,有幾本零的,《朝花夕拾》也在內,遍尋都不見了。”《魯迅全集》此時還未編輯出版,毛澤東尚不知道,但閱讀魯迅作品之急迫,卻極為真誠。

第一版《魯迅全集》,是19388月魯迅先生紀念委員會編輯,以“魯迅全集出版社”名義在上海出版的,共20卷。出版社特印200套編號發行并注明是非賣品的“紀念本”,贈給延安兩套,毛澤東得到其中的第五十八號。收到《魯迅全集》后,毛澤東讀魯迅著作,便成為常態了。新華社曾發表過一張毛澤東在延安棗園窯洞里工作的照片,辦公桌上便放著3卷《魯迅全集》。1942年7月25日,他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最近經驗,少而精的東西還能看而且有益,多了無法看。有富裕的排印時間,可印《魯迅全集》《海上述林》。”

這套《魯迅全集》,被毛澤東完整無缺地從延安帶過了黃河,帶到了西柏坡、香山,進了中南海。1949年底訪問蘇聯,他帶去不少魯迅作品,閱讀時連飯都顧不上吃,工作人員多次催促,他回答說:“我在延安,夜晚讀魯迅的書,常常忘記了睡覺。”一直到晚年,他依然心系魯迅作品。19711120日同武漢軍區和湖北省黨政負責人談話時強調:“魯迅的書不大好懂,要讀四五次,今年讀一遍,明年讀一遍,讀幾年懂得了。……我們黨內不提倡讀魯迅的書不好。”1975年底又講:“我建議一二年內讀點哲學,讀點魯迅。”

“讀點魯迅”,是毛澤東晚年以人名代著作,提倡閱讀的唯一中國人,從句式到用意,幾乎和“讀點馬列”這樣的說法差不多。

毛澤東閱讀和保存有三種版本的《魯迅全集》。第一種是前面說的19388月出版的20卷本的《魯迅全集》,內容包括魯迅的著作、譯作和他所整理的部分古籍。他在這套書上作了不少圈畫和批注,凡書里文字排印顛倒、錯字漏字的地方,也都一一作了校改。第二種是1956年到195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相繼出版的帶注釋的10卷本《魯迅全集》。這套書只收魯迅著作,未收譯文和整理的古籍。第三種是1972年有關部門根據10卷本《魯迅全集》排印的大字線裝本,他在書中畫了許多紅道道,許多冊的封面上畫有紅圈,其中一冊的封面上寫著“1975·8再閱”。

毛澤東逝世時,床頭書桌上還放著一本厚厚的《魯迅選集》。書里夾著一封沒有信封的信,是女兒李敏1975415日寫的,上面說:“爸爸:您好,您近來身體怎樣?女兒十分惦念。您讓我讀的這本魯迅選集,我已經都讀完了,什么時候,我想和你談讀這些雜文的看法。這本書里您畫了不少符號,寫了一些評注,我都仔細看了。但有些地方還是不明白什么意思,我想抽空找您問問。”在毛澤東的藏書中,還有一套19729月北京魯迅博物館編輯、文物出版社出版的線裝本《魯迅手稿選集三編》。這套書共有29篇魯迅手稿,因一些手稿字跡太小,毛澤東就用放大鏡看,并留下不少圈畫。

(作者:陳晉,《新湘評論》2016年第15期)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北京市趙曉魯律師事務所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信誓蛋蛋赚钱么 012彩票网网址 工地上卖宵夜赚钱吗 宁夏麻将划水技巧 江苏十一选五 北京什么地方赚钱最快 竞彩比分直播球探 赛事 赚钱 7m.cn足球即时比分 河北排列7 捕鸟达人攻略 梵大集团怎么赚钱 三国麻将单机下载 乒乓球即时比分直播 互联网最赚钱是什么 教师退休后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