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經濟金融 > 閱讀信息
余永定:不排除特朗普接著搞金融戰
點擊:  作者:余永定    來源:“中美學者智庫”  發布時間:2019-06-09 09:07:39

 

1.webp (9).jpg

2019年5月29日,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對當前的中美貿易戰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特朗普這個人是很有創造力的,你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他就有可能使這個事情發生。現在從貿易戰、科技戰轉到金融戰,這是完全可能的。”

 

我主要講兩個問題:

 

第一,關于金融開放和資本管制之間的關系。

 

我們在分析問題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可以回想,2009年開始推人民幣國際化,很快出現主導的輿論,中國應該加速資本項目自由化。在2012年,加速資本項目自由化的口號被提出,而且寫入各種各樣的正式文件之中。雖然沒有非常正式的文件,但大家似乎達成默契,大家都認為2015年的時候實現資本項目下人民幣的基本可兌換,2020年實現資本項目下的人民幣的完全可兌換,也就是說我們沒有資本管制。大家現在回過頭想一想,如果當初按照這個計劃執行資本項目自由化的一系列意向,今天會面臨什么樣的結果?

 

不難想象,情況會非常危險。幸好我們的領導機構及時對政策進行調整,我們不是在2015年基本實現,2020年完全實現資本項目下人民幣的可兌換。相反的是我們大大加強了資本管制。管制加強到什么程度?有人說老余,你這是商鞅變法,自己坑自己。有一次到銀行換匯,每個人的額度是5萬,我完全在這個額度之內,我想換2萬美元匯到國外,因為我要到國外探親,結果被銀行制止。銀行說你的年齡已經超過了65歲,65歲沒有完整的證明材料是不允許把你額度之內的錢匯到國外,一下子慘了。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咱們央行的政策,可見許多商業銀行為了執行資本管制的規矩想了各種各樣的辦法。其中一個辦法,一個營業部門兩個窗口開,雖然只有五個窗口,但只開兩個窗口,等去吧。各個地方都想了很多辦法,為了防止資本外流。

 

當然了,加強資本管制是一個正確的方向,我一直贊成這樣的做法。但我們有的時候容易把事情做極端,走到另外的一個極端當中,這樣的做法應該調整。但說明一點,我們現在的資本管制大大加強。大方向認為是完全正確的,但在一些細節上需要進行調整。

 

我為什么講這個例子?為什么管理部門及很多的銀行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極端的資本管制的措施?這里存在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我們的匯率不動,基本不動。我們要維持匯率穩定,潛臺詞是不能突破7,7是一個心理關口,只要到7就要采取不同的方式進行干預,讓它不要突破7,是值得討論的問題。大家都知道在世界經濟當中價格是一個調節的杠桿,需求多了,價格上去;需求少了,價格下去。對于外匯也是如此,如果都想把錢匯出去,都想用人民幣換美元,這時人民幣要貶值,因為對美元需求多了,美元上漲。這本身是一種調節機制。

 

我想到美國買房子,因為美國的房子比中國大陸的房子便宜20%。如果說人民幣貶值了20%,再算的話美國的房子就不便宜了,那時也不去換了。對企業來講,它也會做這樣的計算。我想強調一點,匯率是一種穩定資本流動,穩定金融跨境流動,使我們的國際收支趨于平衡的重要調節機制。世界上的大部分國家實行的是自由浮動或者說有管理的自由浮動,很少有國家說我們國家的貨幣要盯住美元,比如說盯住7或者說盯住8,很少。

 

據我所知,現在唯一剩下的是香港,香港盯住美元,實行聯系匯率制度。但它也有一定的波動區間。如果不允許讓匯率貶值,又不想讓資本外流,不想出現國際收支不平衡的狀況。怎么辦?你只好加強資本管制。我想表達的意思,加強資本管制是對的,也是正確的,也是不得不做的,而且我們現在做的確實不錯。另一方面,應該讓人民幣有相當的靈活性,只有在這樣的時候,我們才可以相對的使資本管制松一點,讓人們有更多的靈活性決定到底是不是要把資金匯到國外,或者使企業容易換匯,買人民幣或者賣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和資本的流動,與對資本跨境流動的管理要比較好的結合起來,找到平衡點。現在似乎對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強調的少一點,我覺得這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不太有利的。

 

我再次強調,加強資本管制安全正確,而且現在我覺得外管局做的非常不錯。另一方面,由于我們對人民幣的匯率的浮動過于擔心,使得我們的資本管制方面可能有的地方做的有點過了。我希望能夠找到更好的平衡,讓人民幣匯率多一點彈性。

 

第二,目前宏觀經濟形勢要求我們讓匯率有比較大的彈性。

 

大家一般講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有人說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是什么意思?對美元的穩定,還是對人民幣的有效名義匯率的穩定?我們自己講要盯住一攬子的貨幣,BIS不斷地公布人民幣的名義調控到底是多少。我們在盯住美元的過程中,過去相當一段時間里美元是一種升值的狀態,人民幣盯住美元,所以也隨著美元升值。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你的名義有效匯率是升值的。日元、英鎊、歐元對美元都在貶值,由于你的名義有效匯率的升值,出口的競爭能力受到損害。

 

根據BIS的材料,我只是看到了2-3月,人民幣在3月升值了2%,就是它的實際有效匯率升值了2%。名義有效匯率升值1%。你的名義有效匯率是升值的,而這個對中國的出口是不利的。

 

我們目前又面臨著美國的打壓,關稅提高了,原來是500億25%,2000億10%,現在這2000億也提高到25%,而且特朗普威脅說進一步提高中國對美出口產品的關稅。一方面提高關稅,一方面名義有效匯率又在升值,對中國出口和中國的經濟增長非常不利。

 

我們確確實實許諾,而且我認為中國一定要執行這樣的許諾,我們不把人民幣匯率作為一種貿易戰的工具,沒有錯的,我們一直在嚴格地遵守這樣的諾言。但我們有權力根據中國經濟的發展執行獨立的宏觀經濟政策,什么意思?我們現在的經濟增長速度處在下降的過程,第一季度表現比較好,但4月表現不行。5月到底怎樣,現在沒有材料。但我們得到的許多信息的反饋,我們的經濟增長往下走。

 

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應該采取怎樣的宏觀經濟政策?非常簡單,實行寬松的宏觀經濟政策。具體來說,執行寬松的財政政策,要有寬松的貨幣政策。貨幣政策的關鍵因素,是我們把利率壓低。我們應該讓利率壓低,解決企業的融資貴和融資難的問題。

 

現在由于為了維護人民幣匯率對美元不破7,我們需要不斷地干預。當然了現在央行干預的比較巧妙,不是像過去那樣動用大量的外匯儲備。2015年、2016年用到一萬億的外匯儲備,這是不能重復的。我們采取了緊縮離案市場的人民幣的流動性,發央票。這不錯,但這是緊縮貨幣。現在的壓力不是特別大,這樣做是可以的。但如果人民幣貶值壓力進一步上升,怎么辦,還是通過緊縮人民幣的流動性嗎?這有升息的作用。連帶起來,境內貨幣市場的利率比上升。這樣的政策是不可持續的,除非外貿形勢得到好轉,除非我們的經濟增長形勢好轉。否則,我們遲早要執行更為寬松的財政政策,更為寬松的貨幣政策。這樣的政策和我們保7的政策會發生矛盾。

 

結論是毫無疑問的,我們要保持貨幣政策的獨立性。我們不是增加出口而貶值,我們是要想保持經濟的增長,這對全世界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可能會采取進一步的寬松貨幣政策。當我們一旦采取了這樣的政策,遲早再次面臨是否允許人民幣破7的問題。有觀點認為,如果讓人民幣破7有恐慌,大量的資本外逃,情況不可收拾。我不相信這個論點。潮水往外流,水從哪里來?我們的經常項目有順差,不會有很大的換匯壓力。

 

資本外逃不像2015年和2016年那么容易了,資本跨境流動有一塊是合法的。比如外資把利潤匯回,外資撤資都是合法的,沒有問題。但這是一種比較長期的決策,我不相信外資會在短期內把大量的利潤匯走,一下子把資金撤走,因為你破了7,他們不會這么做的,因為這是長期的考慮。甚至在現在的情況下,據我知道,廣東外資的流入比外資的流出少,有的撤資,但也有更多的投資項目進來,不會有太大的變動。過去主要是資本外逃造成的壓力,現在我們加強了資本管制。我不知道如果讓人民幣匯率由7變到7.01,中國會出現什么樣的大災難,我認為不會出現大災難,完全是自己嚇自己。現在讓它在7附近晃動,這樣晃大家心里適應不會有大的問題。如果一旦形勢惡化,我們需要大規模的采取刺激政策。如果我們的貿易形勢惡化了,那這時需要大幅度的貶值,那時敢不敢破7?如果那個時候破7,那時可能真的會產生恐慌。與其等著那個時候破7,不如現在讓它在7這晃動,這是可控的。我們應該用比較自然的心理、比較放松的心理看待匯率的變動。7、7.1與6.9和6.95沒有區別,我們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應該有信心。

 

【問答環節】

 

主持人:現在中美經貿戰正酣,我們今天又討論金融的雙向開放,余老師您認為現在經貿戰打到今天下一步會不會衍生為金融戰?如果有衍生金融戰下一步我們應該怎么看待它?

 

余永定: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當美國對中興罰款的時候咱們還沒有馬上聯想到華為,實際上華為任先生是非常有遠見的,他們早就做了準備,你現在提出這個問題也是,咱們還想它能找什么借口?能在哪些領域再對中國開戰呢?有時候覺得難以想象。當然我們現在就得發揮想象力了,因為特朗普這個人是很有創造力的,你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他就有可能使這個事情發生,所以所謂的轉移到金融,由貿易戰、科技戰轉到金融戰,我覺得這是完全可能的。

 

這個時候會具體表現為什么形式呢?現在很難說,我覺得比較容易想到的第一個是匯率問題,美國對于人民幣的匯率一直是長期緊盯著的,雖然我們非常小心翼翼,我們花了大量外匯儲備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當然特朗普自從他上臺以來甚至在上臺之前一直說中國是個匯率操縱國,一直威脅要對中國采取某種行動。好消息是,好像昨天美國財政部發了聲明沒有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是我們不能掉以輕心。一旦我們政策有某種變化的話,美國有可能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當定為匯率操縱國之后,根據美國法律就可以對中國采取報復措施,其中報復措施是對美出口產品進一步加關稅,但是這沒有意思的,已經加了這么多關稅了還想怎么加呢?而且加關稅最重要的特點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加了對你本身的損害也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覺得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但是我現在盡可能發揮想象力,真找不著特朗普能夠找到什么借口對中國發動匯率戰,但是這個是我們非常關注的一個要點。

 

還有一個,比較容易的是,美國會找辦法對中國的企業罰款,長臂管轄,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長臂管轄跟所謂的屬人管轄權是有關系的,這由于法律問題,時間關系不多講了,但是我現在提這么一條,英國《經濟學人》發表了一篇文章提到2009-2015年美國對外國公司的罰款總額是1610億美元。《經濟學人》有這么一段話,“世界上獲利最多的敲詐勒索,從事敲詐勒索生意的是什么人?是意大利的黑手黨還是克里姆林宮的克格勃還是什么?這些都不是,最大的敲詐勒索者是美國監管體系,它貪得無厭”。美國長臂管轄這套是經常使用的,不但對中國使用,而且對它的盟國也使用,這個應該是高度警惕的。

 

還有一個我提示一下,有個英文詞是detain,意思是“扣押”,也就是說美國有可能會扣押中國大量的金融資產儲備等,當然這是最后手段,如果這么做了的話美國就一點兒信用都沒有了,但是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它扣押你的金融資產,這些東西都需要我們有所準備。

 

(來源:昆侖策網,轉自“中美學者智庫”)

 

2.webp.jpg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loeogw.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